“灿谷客户故事计划”| 武汉启封了,我却还在做志愿者司机

2020-04-13 11:06:17来源:综合
分享:

“从4月8日零时起,武汉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,有序恢复对外交通。”公告中短短一行字,对身居武汉的人们却有着千斤的分量。从1月23日10时起,整整76天,武汉这座被按下暂停键的城市,正在逐步苏醒。

当人们关门闭户之时,有一群人穿行于楼宇之间,化身城市的“摆渡人”,派送快递、跑腿代购、接载乘客。。。。这其中,就有灿谷旗下车家租赁网约车车队的十几位武汉司机。疫情发生后,师傅们自愿加入出行服务平台组建的“社区保障车队”,尽自己的力量维持着这座城市的基本运转。

我们有幸和其中三位司机师傅通了电话,和他们聊了聊过去两个月、眼下和未来。

春节封城

柏强,31岁,从事物流行业将近十年。2019年5月,他贷款买下这辆丰田雷凌,开始跑网约车。2020年春节,柏强原本打算跟妻儿一起回妻子的娘家东北过年。但过年前生意不错,想着留下来多跑几趟车、多挣点钱,没想到遭遇了疫情爆发之下史无前例的封城。

宣布封城的头一天晚上,他还在城外跑车。当晚上十点多,收到微信司机群组消息才知道可能真要封城,赶紧开着车往回跑,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。过年前那段时间,好多学校已经开始放寒假,学生离汉抵汉,几乎天天在汉口火车站一带跑,甚至拉过不少华南海鲜市场的客人。想起来挺后怕的,柏强说。

因为和父母同住一个小区,疫情发生后柏强把父母接过来和自己同住,方便照顾。刚封城那几天,因为事先完全没有准备,吃饭都成问题。别说口罩买不到,超市里方便面都没了,柏强说。当时多亏了自己所在车队的师傅们给上门送了好几次物资,才解了燃眉之急。

 

柏师傅

封城消息下来的时候,42岁的方洪也正载着乘客在马路上跑,当下心里就想,这下怕要影响生意了。后来几天关在家里天天刷新闻,确诊疑似数字蹭蹭往上涨,方洪心里感到了恐惧和不安。

和柏强不同的是,方洪已经是一名网约车老司机。年轻时当兵还参加过2008年的抗洪抢险,2000年部队复员后的方洪进过单位、做过超市,后来自己开了一家小科技公司,帮人做网站、运营公众号。从2014年起,平时上下班时间,方洪会顺道兜兜人。2018年11月,他的公司遇到经营困境,于是干脆贷款换了辆车开始全职跑车。

方洪家住华南海鲜市场对面,本身属于“重灾区”,家里上有65岁老母下有4岁儿子,他感到压力极大。疫情爆发后,他反复交代家人千万不要出门,要采购都由自己代劳。对于外面发生的一切,方洪4岁的小儿子也有了自己的感知。他经常问爸爸,“病毒长什么样的?我为什么看不见呀?”还会要求大人和他一起玩打败病毒的游戏。

虽说也算经历过风浪,方洪说面对疫情,自己还是走过了一个从怨恨到迷茫再到平静的心路历程。“刚封城那几天,好多人还在外面跑,加上物资缺乏,一切都是乱糟糟的。一直到二月中,都异常艰难,直到开始真正全面排查管控,才觉得心里有了一点底。”方洪说。

相比之下,42岁的李霞算是没什么后顾之忧。李霞说话大大咧咧,笑声爽朗,朋友都叫她“开心果”。2019年之前,她是传说中的女卡车司机,在汉阳开发区开九米六货车运送汽车零配件,一干就是十几年。2019年离异后,17岁的儿子随自己一起生活。疫情爆发前,儿子回了李霞父母老家所在的黄陂,她就和车队另外一位女司机师傅一起租了个房子在武汉,准备着春节多跑几趟车。

聊起自己做女卡车司机的经历,李霞笑言没什么特别,只要胆大心细、肯干能捱。那时候还没有叉车,装车卸货都靠手背肩扛,相比之下现在开小车那叫一个“舒服”。所以在做志愿者车队期间,有次赶上给社区居民送爱心包,二十几箱五十几公斤,她也都是自己一力搞定。“年纪上来了,还是不比以前有劲儿。”她咯咯笑着说。

加入社区保障车队

封城后,车跑不了了,一切戛然而止,直到车队司机微信群里发出了志愿者号召。李霞第一时间就报名了。“没那么复杂。疫情来了,大家有钱出钱,我就想我没钱出力总可以吧!”李霞哈哈笑起来。

看到消息后,当过兵的方洪直觉上是想报名的,但考虑到家里有老有小,担心给家人带来风险。去还是不去?无法说服自己的情况下,他召开了个小型家庭会议,没想到获得了支持。不过最开始方洪没敢回家住,在外面找了间宾馆房间凑合了将近一个月。

柏强也想着在家也是闲着,起码出去跑跑看情况如何,便报了名。从1月26日开始,师傅们正式加入了“社区保障车队”,每天的工作内容是协助社区居民运送、采购生活物资,同时为有需要的居民提供用车服务,比如接送医护、社区人员上下班、送居民就诊等。每天差不多6点起床,正常的话差不多晚上8、9点送完最后一批夜归人,一天的工作才结束。

方洪还记得加入志愿者车队那天,晚上八点到社区领任务。社区工作人员看到他手中的防护服问,还有替换的不?方洪说其实自己就那一件。“刚开始心理压力是非常大的,有时自己有一点流鼻涕,就想惨了不是感染了吧。”方洪说,后来慢慢心态就调整过来了。

 

方师傅

最初那段时间正是疫情爆发的高点,柏强回忆说,每天十几个微信群,不间断刷出各种糟心的消息。“很压抑,所有人都很压抑,”他停顿了数秒,“每天开着车往外面跑,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,但不停地有救护车呼啸而过。”

李霞被分配负责洪山区这边一个社区五个小区的物资保障工作,和另外两位司机一起搭班,“什么都做,送菜、采购、去医院送饭、载病人去打针、做透析。。。有时一天忙起来,连饭都吃不上一口。”李霞说。有几次半夜有人突发急症,她从被窝里窜出来赶紧帮着送医,闯了一路红灯。

“一开始所有人都手忙脚乱,后面慢慢掌握了节奏。而且和住户逐渐熟悉起来,好多也就直接打我们电话约车,”李霞说。以前跑车回家,晚上还会上上网、刷刷抖音。现在几乎倒头就睡,第二天早上6点起床出车。“每天过得特别充实!车子跑起来不觉得怕,停下来倒是有点后怕。”

志愿者司机忙到没时间多想,但他们的家人却各有各担心。李霞说,她每天都要和家人视频,或者分享一些动态,装个车、吃个饭,什么都行,就是报个平安。柏强也每天都和在东北的妻子通电话,“要说完全不怕怎么可能?但你不做我不做,谁来做?”柏强说。虽说自己想坚持做下去,但考虑到家中年迈的父母,柏强最终在做了8天志愿者后退出车队。

时间虽不长,但柏强说他收获了很多感动。每每将物资送到委托人的手中,对方总是非常隆重地道谢。有一位委托人的父母都疑似感染,请柏强帮老人采购物资送过去,他每天准时送达之余还帮着两边传递信息报平安。老人千恩万谢,甚至要给他塞辛苦费。“我没要,本来也没觉得是个多了不得的事。”

“都不用他们说什么感谢的话,一个眼神就够了!我就能感觉自己做了一点贡献,心里很振奋。”方洪说,这种满足感支撑他一直坚持到了现在。这段日子,他也总从身边的朋友、同事、社区工作人员口中听到家中有人离世的消息,很是唏嘘。会不会对自己造成冲击?“那倒不至于。走过那么多路、做过那么多事,都是靠自己。我相信总会过去的。日子哪怕苦一点,生活还会继续。”

和方洪一样,李霞也仍然留在志愿者车队。比起害怕,她更多是对生死有了新的感悟。她负责的社区有几位癌症病患,过去两个多月她多次接载过他们去就医,每次对方总是千恩万谢,令她暖心。“后来听到有病患去世了,心会痛,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,” 李霞说,“当然也有开心的事,我们这小区里也有好几位快生宝宝的,后来生了他们也都特地发消息来报喜。”说这话时,她的声音里都带着笑意。

 

李师傅

后记

如今,武汉街头大大小小的店慢慢都开了,马路上的车辆行人也逐渐多了起来。回望过去这两个多月,这城里的人们愤怒过、焦虑过、悲痛过、迷茫过,但仍然怀抱着希望。

眼下,虽然离汉通道已经打开,但市内好多小区仍然实行严格管控,李霞也在继续做着志愿者。说到未来,她说不想那么远,“船到桥头自然直,只要肯干一定能行!”

柏强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尽快恢复跑车赚钱,也想着尽快把妻儿接回来团聚。“总要去面对,不然怎么生活下去?”

“要说对未来的寄望,最希望家人身体健康吧,其他你也没法控制。”方洪说。末了,他又轻轻嘟囔了一句,“都会过去的。”

一切在慢慢回归正轨。司机师傅们也都相信,春天,是真的来了吧。

(经与司机师傅们沟通,以上文中三位师傅均用化名。)

关键词:责任编辑:chinazyiw